Skip to navigationSkip to content
李麥子(右)與她的伴侶(左)在2015年。
Reuters/Kim Kyung Hoon
李麥子(右)與她的伴侶(左)在2015年。
QZ&A

李麥子:女權運動在中國為何不進反退 ?

By Echo Huang

點擊閱讀本文英文版

李麥子(李婷婷)是一位女權運動者,也是一位女同性戀。這兩個身份讓她兩年前進了中國的拘留所。

今年27歲的李麥子於2012年在長安大學就讀期間開始推廣女權。2015年婦女節前夕,她與另外四位女權運動者策劃在中國多個城市發起抗議公交車性騷擾的遊行。結果五人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為由拘留三十天。「女權五姊妹」由此引起國際關注。

自從被當局釋放後,李麥子開始在世界各地分享她關於中國女權運動的故事。近日,她在結束在倫敦一所大學的演講後,接受了石英的電話專訪。以下是採訪實錄,略有編輯。

是什麼促使您這次到英國來參加這個演講呢?

我覺得要讓世界瞭解中國的女權運動,這個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中國是一個相對比較封閉的國家, 有自己溝通的工具。我感覺別的國家都不太關心中國真的發生了什麼。所以我就覺得可以在國外做一些公眾教育,讓大家更好地瞭解中國的女權主義。倫敦大學學生有非常大的公民意識,這也是跟國內非常大的區別。

您在演講中提到我是一個同性戀,還是一個國際婊,真的不正經。為什麼這樣說呢?

這是我的性別和政治身分。同性戀是我的性傾向,那關係我的一部分生活,我的生活就是同性戀式的,跟異性戀不一樣。而且同時我又是個國際婊,就是我反對一切形式蕩婦羞辱。因為在中國你一談性,女人就是骯髒的,性是不能談的。一說到女人的性,女人就會被罵。你說自己是一個婊子就是反諷嘛。而且女人經常會被罵婊子的,不僅僅在中國,在全世界都是這樣。

你說我是個婊子,我不僅是個婊子,我還是個國際婊呢。

入境時妳被英國海關滞留盤查了?

對,我被工作人員問一些問題:為什麼來英國,下一站去哪裡,去那裡幹嘛?

我就說:我下一站去紐約啊,我去聯合國開會呀。因為我生病了,我就非常不想搭理他,我很不想講話。他就跟另外一個工作人員說沒有簽證,然後我就想開什麼玩笑? 我以為我的簽證出了什麼問題,後來就讓我留在那裡半個小時,後來跟我說搞錯了。我不願多說,我怕說錯了什麼話把我遣返。

我從來沒有被拒簽過。然後我當時是被拘留,沒有被審判。只是一個調查程序,我沒有犯過罪你知到嗎。

您從大學期間就開始女權行動,那從您的觀察來說,中國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表現是進步還是倒退了?原因是為什麼?

我覺得中國女權的倒退跟中國整體政治環境的緊縮是分不開的

中國正在一步步收緊這個民間的空間。社會氛圍變得特別特別緊張。然後警察的權力無限擴大。在這個大環境下,所有的改良的聲音,或者說從側面推動中國改變的聲音,現在都不被歡迎。所以這個層面上來講,肯定是倒退的。

現在微博上有很多賬號,莫名其妙就會被封,女權的言論不斷受到審查。女權之聲的賬號就被封了。殺雞儆猴嘛,封一個起到震懾一百個的作用,那豈不是很好?

我的微博經常被刪,我的朋友圈經常別人看不見呀。

中國女性在女權上有覺醒嗎

中國現代女性對中國傳統封建文化中的批判比較多,但是她們的政治冷感導致她們並不關心這個國家很多歧視的問題,她們意識不到這些問題是需要政府花時間精力去解決的。

然後中國這種極端崇拜威權的國家,在全球保守勢力回潮的情況下,很難倖免於難。很多泛女權主義者,她們說他們喜歡伊萬卡(美國總統唐纳德·特朗普的女兒)和特朗普。他們告訴我特朗普說希拉里是騙子。我覺得在中國你能看到的信息是被篩選的,很多時候就是政府決定了你看什麼和你想什麼。

總地來說,我們的工作的確讓很多年輕的女性覺醒了,但是還需要更多讓她們去思考。

對中國而言,社會穩定似乎比任何人權都要重要?

我覺得這種穩定很難說能維持多久。最簡單說,為什麼會有人爭取女權,就是因為有歧視啊。不是說有西方勢力才有女權啊。女權的話題非常多元,已經深入到世界的各個角落。但是中國的這種排外的情緒真的非常影響中國未來的發展。

女權五姊妹」接下來會有什麼活動計畫?

我不知道能有什麼活動,我真的不知道。因為有組織的活動自從2015年以來就被禁止了,更多未來的行動是沒有組織沒有計劃的。

現在有種打游擊的感覺,野蠻生長。

但我最近就聽說一個學生拉橫幅 —反三七(女生節),過三八(婦女節)(中國大學生發明了女生節 以區分在校學生與已經工作女性的區別)。她所在的學校學生會就批評了她,說她這樣很沒有禮貌,很粗魯。我就跟她說:「你們這樣是對的,你們沒有錯,我們不需要寵愛,我們要的就是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