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学中文也拼爹?看特朗普外孙女是怎么学的

Obsession
Language
Obsession
Language

Read in English

四月初,为了欢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美国总统特朗普五岁的外孙女阿拉贝拉(Arabella)用中文演唱了民歌《茉莉花》,引得中国媒体和网民争相围观、点赞,或许也让很多送孩子学中文的美国家长羡慕嫉妒恨。

特朗普或许以其打压中国的言论著称,但现在很多美国家庭越来越希望送孩子去学中文,帮他们从中国崛起的机遇中分一杯羹,特朗普的外孙们也不例外。

这样的想法得到了美中两国政府的共同支持,也为像中国女孩景涌泰这样在美工作的中文教师创造了众多就业机会。

想贯通双语,学习须趁早

今年27岁的景涌泰来自浙江绍兴,2008年前往美国就读本科,学习儿童教育专业。在本科毕业并获得纽约州的教师资格证之后,她开始在纽约曼哈顿的一家名为“旋转木马”的私立语言学校教授中文。2014年到2015年期间她正是在这家学校给特朗普的外孙女和外孙阿拉贝拉和约瑟夫(Joseph)上课。石英已联系阿拉贝拉和约瑟夫的母亲伊万卡·特朗普发表评论暂未得到回应。

景涌泰喜欢孩子,也热爱烹饪。(照片由景涌泰提供)
景涌泰喜欢孩子,也热爱烹饪。 (来源:景涌泰)

“旋转木马”标榜自己是纽约”幼儿学习外语的首选” ,他们开设每周一小时、为期十二周的课程,最多安排五名学生同时学习,要价近800美元(约5500元人民币)。学校创始人帕特里夏·科尔曼(Patrizia Corman)表示,很多来自”权势家庭”的孩子都曾入读他们的项目,并证实伊万卡的三个孩子——阿拉贝拉、三岁的约瑟夫和一岁的西奥多(Theodore)——都“每周多次”在她的学校上中文课。

“(他们是)非常让人敬佩的一家,”科尔曼在邮件中告诉石英,并表示不便透露他们上课的细节。

在学中文这件事上,富人家庭明显有别于其他家庭,有能力让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与之相比,虽然美国的公立学校现已提早开设中文课程,但大多数入学的孩子在小学或中学前未开始正式学习。景涌泰说,2014年夏天阿拉贝拉刚到她班上,那时她只有三岁,而她最小的弟弟约瑟夫连一岁都不到。曾有教育专家表示,孩子最好在非常小的时候,也就是大脑最易开发时,开始学习新语言,以便今后能成功掌握双语。

实际上,来自富人家庭的孩子们不仅在上中文课,还会通过其他的方式接触中文。伊万卡最近在Instagram上发了张照片,图中一岁多的西奥多已经开始玩中文识字积木了。

The best moment of the day!

A post shared by Ivanka Trump (@ivankatrump) on

学中文也拼爹,聘保姆成新潮

据景涌泰回忆,约瑟夫刚到她班上的时候还不怎么会说话,但他嘴里蹦出来的都是中文词,这要归功于孩子们的中国保姆希希(音)

2012年,伊万卡在接受香港媒体《南华早报》采访时,说自己有位“非常出色”的保姆在教阿拉贝拉说中文。“我的女儿还不大会讲话,”伊万卡说起当时还只有一岁的阿拉贝拉,“但是她懂的中文词似乎和英文词一样多。”景涌泰说,希希曾告诉她伊万卡希望自己的孩子“每天都能学到新的东西”。

关于孩子在家里学什么,伊万卡的Instagram露出了一些蛛丝马迹。在阿拉贝拉三岁半的时候,伊万卡上传了一段她背儿歌“小白兔白又白”的视频。在2015年春节到来之际,阿拉贝拉又身着红色旗袍,背诵了唐诗《悯农》和《鹅》。到了今年春节,她唱了一首《新年好》,发音有了明显的进步。在习近平访美之际,阿拉贝拉还和约瑟夫背了一段《三字经》。

虽然住家保姆可能对孩子学习双语非常重要,但大部分家庭都负担不起这样高昂的费用。在美国,聘请一位住家保姆可能要支付十万美金(约69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年薪,雇佣非住家保姆每年也要至少花去五万美金(约34万元人民币),还不包括各种福利和加班费。

景涌泰建议,如果想让孩子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家长需保证他们每周至少要花20个小时接触中文。时间看似很长,但孩子们需要这样的学习强度,在正式上学前打好基础,因为上学以后,他们将完全沉浸于英语环境中,其他语言的学习就会退居次席。

告别传统灌输,选择沉浸式教学

“旋转木马”采用的是沉浸式语言教学法。学校的老师只用中文与学生沟通、互动,并借助其他提示帮助学生理解,模仿孩子学习语言的过程。这和英语授课不同,不会着重强调语法规则。

创始人科尔曼表示,她的项目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采用了“最优质的”教学材料和用具。她说:“十三年来,我们在法国的插画师一直在帮我们设计课程主题。”

“旋转木马”的中文教材。
“旋转木马”的中文教材。 (来源:“旋转木马”)

景涌泰透露,阿拉贝拉学的课程包括唱歌、日常会话、角色扮演和故事解谜。其中,故事解谜是要求孩子用正确的逻辑拼出一个故事。在课堂教学中,识字卡、木偶、和剧本表演都是必不可少的利器。景涌泰回忆,当她讲到“金发姑娘和三只熊”这个故事的时候,阿拉贝拉表现得特别积极,还主动要求把所有的角色都演一遍。

后来,景涌泰离开了“旋转木马”。在今年一月,她和合作伙伴在曼哈顿创办了自己的培训机构,专门为精英家庭的学龄前儿童提供双语教育,并结合新的教育趋势开发了课程项目。

在项目中,景涌泰将中文学习和STEM教育(即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四门学科)有机结合。譬如,她会在课上用中文教孩子组装遥控机器人玩具。到目前为止,已有十二个孩子参加了她的项目,年龄在二到六岁之间。项目可提供周一至周五的全天课程,每月要收取2000美金(约13789元人民币)的学费。(在美国大部分地区,一年级入学年龄通常为七岁。)

景涌泰注意到,年龄太小的学生在课堂上容易表现得过于激动。如果有孩子影响其他人参与课堂活动,她通常会让他/她先休息一会儿,再来上课。被叫的孩子经常向她发脾气,不过阿拉贝拉是个“少有的例外”。景涌泰说,她会安静地到旁边坐一会儿,再跑过来说:“我现在能上课了。”

政府助推,学校合作,中文还能热多久?

近年来,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美国政府一直努力营造公平的学习环境,让缺乏资源的家庭也能送孩子去学中文。

美国政府在2015年发起了一项全国范围的计划,名为“百万强”计划(”One Million Strong”),争取到2020年让100万名美国学生学习中文,将覆盖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之间的学生群体(通常为五至十八岁)。在当年九月习近平访美时,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启动该计划,他表示:“如果美中两国准备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更多合作,那么会说对方的语言,真正地理解彼此,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据负责项目运营的美中强基金会(US-China Strong Foundation)统计,目前全美有40万名适龄学生正在学习中文,是2015年的两倍。发言人艾琳·比林斯(Erin Billings)表示,基金会正与多家高校和在线教育平台合作,希望在更多的美国学校推广中文学习。

应用语言学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Linguistics)的外语教学研究员南希·罗德斯(Nancy Rhodes)表示,在过去十年中,教授中文的沉浸式项目和传统项目的数量在美国都出现了大幅增长,这是其他外语教育所没有的现象。目前,非盈利机构亚洲协会列出了200多个由全美公立和私立学校提供、针对早期幼儿的中文沉浸式学习项目,美国普通话沉浸课程家长协会(Mandarin Immersion Parents Council)开设的博客也在持续更新公共学校和特许学校的沉浸式项目名单。

比林斯说,虽然特朗普尚未对“百万强”计划做出明确表态,但是他在习近平访美时强调了美中关系的重要性,他的外孙们也正在学中文,这些都为项目的实施释放了积极的信号。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推进美国的中文教育。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向全球输送中文教师,并支付部分工资,许多预算紧缺的美国学校都对此表示非常欢迎。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孔子学院也一直在和美国高校开展合作,其官网显示,目前他们已在500多所美国公立学校开设了中文课程。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也曾掀起类似的外语热潮。当时日本的经济实力有望赶超美国,美国人纷纷开始钻研日语。但好景不长,日本的经济泡沫破裂了,日语也随之失去了吸引力。

本文与英文原文略有不同;Wendy ZhouEcho Huang对翻译亦有贡献。

home our picks popular latest obsessions search